发布我的游记

大象保护义工故事丨缱绻独行,象语者的现实与远方…

ONESTEP手账本

发布于: 2018-05-10

人气:792

  • 目的地:泰国
  • 出发时间:2017.06.25
  • 人均费用:2180.00元
  • 项目类型:国际义工
  • 逗留时间:6天

义工档案

Name:Dyren

Project:泰国大象保护+泰式料理课程

A Brief Introduction:念我所念,爱我所爱。那些响彻内心的原始冲动,我们叫它,“远方”

 

前 言

 

如果这是一篇标准的微信文

标题也许应该写成

“一文带你游遍清迈”

或是“清迈全攻略”之类的字眼,

适应当下的“短平快”的全民阅读习惯。

而,我相信,

但凡有做大象义工的想法的人,

所要的看到绝非如此。

(我们的大象营地)

“我要去泰国了。能给我介绍一下么?”

“这么爽,泰国那边天气宜居,人们友善,汇率低,物价便宜。对了,你去多少天,主要去哪玩呢?”

“我要去清迈做大象义工,一个星期。”

“傻逼!”

……

 

隐藏光明背后的黑暗

即便是嘲讽,义无反顾。无论怎样,大学时期做了四年的志愿者,对义工总有一种奇妙的向往,只身从香港直飞清迈,虽然途中有些磕绊,但还是如期与各位小伙伴胜利会师。

 

与其他的小伙伴不同,我第一次来泰国,第一来清迈,第一次与大象接触,对于一切都是未知。所能了解的也是网络上的各类闲说杂记,反倒加深了未知与恐惧。

 

网络上遍布的各类恐怖说法,骨肉分离的传统驯象手法,各类残忍的训象器具,日益稀少的大象数量……与飞机上提供的各种光鲜旅游杂志、街头巷尾成列的各种大象崇拜物,再到泰国的民间传说与文学作品等等,形成光与影的强烈反差,到底什么才是现实?

(我们的五人小分队)

当然,也许都是。“光明”的是,泰国有“万象之国”的美称,是泰国人的守护神。泰国人视生性憨厚温顺的大象为荣誉、尊贵和力量的象征。在古代,大象就像现代战争的坦克一样,曾经跟随暹罗(泰国的旧称)的士兵驰骋沙场;后来社会演进,大象一度当起泰国伐木业的“搬运工”。

 

而“黑暗”的是,随着工业社会的推进,原始森林的大片消失,大象的角色也逐渐从“守护神”,“搬运工”变成“卖艺人”,在各大旅游景点进行各种表演,或者供游人们骑行。而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经济考虑,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训练大象,才流传出网络上的那些是非曲直。

 

(营地的大象)

当前,大象数量锐减,到了濒危状态,登记在册的只有3800多头,而1000多头野生大象更是受到严格保护。而对于逐渐融入商业社会的泰国年轻一代,逐步讲大象从他们的生活中淡出。

 

仿如日本明治维新时期,武士精神与现代主义的决斗,那些守护大象的象语者们,也用自己的行动,吟唱着最后的牧歌

 

缱绻独行的象语者们

 

-Why we here?-

似乎大象营的首批建设者YOUNG,一直都在向我们解释这样一个问题。

 

与周边大大小小的象营不同,ONESTEP将我们输送的大象营里的象大都是老弱病残,通过相关手续从大象表演营引渡出来,在这边接受治疗,或者说是养老。整个象营,算上来自各个国家的义工,基本做到了与大象的一对一看护

 

收割甘蔗、大象喂食、清理粪便、大象洗澡、制作药膏、伤病护理、甘蔗种植…形成每位大象义工的日常,没有先进机械和医疗措施,一切只能靠双手和简单器具,琐碎却繁重。

(割草和甘蔗,大象每日所必须的食材)

或许聊聊几笔无法体现工作的繁重,但试想一下,如果你家住着一位重达数吨,每天要吃300公斤粮草的“食物焚炉”,那会是怎样一种心情?(整个象营有二十多头大象,想想也是心累)。

(我们的五人小队)

而对这一切,作为一位暮年长者(几乎是跟象营最长的大象同岁),YOUNG总是云淡风轻。在跟他聊天(也是本人每天最为享受的时段)的过程中得知,早前他在瑞典的动物园做了几十年的大象看护工作,数年前来到泰国,合办了象营,最开始的时候,整个象营仅有2头大象,而今已经有20多头了。

 

真正的大象保护,应该怎样做?现在的大象训练,是否可行?政府骑大象的做法,是否有违保护的原则?…

(大象营的创始人)

对于我们提出的十分harsh的问题,YOUNG始终直面回答,“大象的保护,应该分多种情况来看待,野生大象和家养大象的保护方式是不同的。

 

野生象应该提供一篇他们生长的空间和环境,让他们保持自己的天性,而家养大象更愿意与人亲近,适量的劳作对人类和大象的延续都是必要的。对于象营里面的大象,它们曾经都受过各类创伤,需要通过各类活动再次与人类建立友谊。”

 

“从刚开始的2头,到现在的20多头,虽然相比全泰国的几千头大象来说,数量还很渺小。或许我们的力量和薄弱,但对于每一头在象营的大象,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(我们制作的维他命草药球)

 

虽然曾经遭受车祸,头部受到重创,经常dizzying,但一旦提到大象的事情YOUNG总是能打起精神,“大象是非常神奇而且聪明的动物,我们整个象营的工作人员或许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来到这里,但有一点是一致的——我们都爱大象。”

 

“你会愿意让你所爱的事情遭受虐待吗?我不会。”而对于这群大象的今后,YOUNG也有些力不从心,毕竟个体的力量太过渺小,历史的潮流太过强大。

(跟baby象洗泥巴浴吧!)

 

五湖四海的远方来客

大家都知道泰国当地人都比较热情好客,是这次绝对是能触碰到你心底最深处——真诚。

 

从普通司机,到一直照顾我们的Lex 和Eak ,一点一滴,丝丝入扣。

 

从进入大象营地的第一天起,一起做晚饭、唱歌、烧烤、一起照顾大象、看望当地小学,YOUNG、Mr.T、KAKA、EAK…都能像亲人一样对待我们这群远方的来客。

(我们都是大象“铲屎官”)

鱼、柠檬叶、番茄、各类香料、竹筒、烧烤架…这些素材搭配在一起会是怎样一道料理?记得到达象营的第一天晚上,KAKA(为了让我们记住他的名字,经常自嘲LADY GAGA)便用这些材料做了一道非常传统的泰式料理。

(幽默好客的Kaka)

看我们对那道料理很好奇,Mr.T便跟我们介绍“这是泰国非常传统的食物料理方式,古时候泰国这边丛林很多,泰国人到丛林里面狩猎或劳作的时候,没有烹饪器具,便将调味品和捕捞的鱼,放在竹筒里面煮熟来吃。

 

今天你们第一天到达这里,你们是远方来的客人。这里地处大山之中,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我们只有用最传统的料理来欢迎你们的到来。也非常感谢你们给予我们大象营的帮助,愿意与我们共同保护大象。”

我们一行五个中国人,2个来自江苏、然后东北、湖北、广东各一个,从伊始的陌路同行,到最后也变成了家人般亲近。每天一起完成既定的大象看护事务,也在工作中积淀着深厚的有意。

 

记得在第三天,同行的Isa完成了当天义工工作回到营地的时候,发起高烧。Mr.T 和菲义不容辞地带着Isa去医院。试想,当你工作一天都很疲惫的时候,还得带着一个病人驱车2个小时,跑了两个医院,将是怎样的困倦?

 

而在医院的时候,Mr.T一直来回咨询医生,关注Isa的病况,直到治疗结束。回到Teeraya hotel的时候,已是凌晨4点,Mr.T还特地去买了粥给我们。

(Isa当日的票圈)

而在医院的时候,Mr.T一直来回咨询医生,关注Isa的病况,直到治疗结束。回到Teeraya hotel的时候,已是凌晨4点,Mr.T还特地去买了粥给我们。

 

简单的一碗粥,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了不起,却能触碰到人心的最深处。后来Isa说,“那碗pork ball 粥,是我和菲吃过最棒的东西。

远方来客,无分彼此,没有算计,为着一样的信念,缱绻同行,恰如一片纯净的海洋,至今不曾被污染。陌路同行,来自远方,触达“远方”,人心如此

 

临走行的前一天晚上,Eak和我们一起烧烤,KAKA用竹筒给我们每人做了一个杯子。Mr.T和我们一起用中文唱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、《何日君再来》、《小城故事》,邻旁的外国友人们,个个一脸懵逼。(因为邓丽君在清迈去世,当地人非常喜欢邓丽君的歌曲。)

 

而当我们拿起酒杯大喊“Chiong(泰语,干杯的发音)!Chiong!Chiong!”的时候,Mr.T再次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感谢,同行的小伙伴便在将同样的感谢,融入到歌声中,响彻着整个山谷。

(Isa和接受支教的小学生)

 

就像一名泰国历史学家曾说,如果没有大象,泰国的历史可能要重写。

 

而对于没有大象的泰国,今后的历史又该如何撰写?诚然,传统与现代的交锋,融贯于每一段历史的发展潮流之中,象语者的未来,也许将如日本武士一样被写入历史。

 

而象语者的现实与远方,则是你我当下共同撰写的另一段故事。

 

(打扫象营&给大象降温)

 

我の泰式料理

七道菜式,进击的大厨!

 


评论(0)

0/140

清迈丨大象保护、乡村小学探访『象语者』

萌象至上,拒绝大象表演!三个大象营,三种全方位的保护!

类型:国际义工

人数:21

地点:泰国

评分:5

网站ICP备案号: 粤ICP备18011397号-1